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恩寵而逝


各位親愛的前輩、好友、同修,收信平安:

太平洋的風,猶在花蓮七星潭海邊徐徐地吹著。

我們懷著不捨、沉重的心情向各位通知,
余德慧教授──我們最敬愛的老朋友,
在與糖尿病共處數十年之後,
於民國101年9月7日(週五)晚上八點二十四分,
在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安然過世。

住院這些日子,顧瑜君教授與醫療團隊,用「柔適照顧」的方式,
體現余德慧教授多年倡導的「人文臨床」,使之得到最有尊嚴的身心照護。

誠如余德慧教授對我們一再地勉勵:死亡不是悲劇,而是恩寵。

於今,我們安排了一場追思會,
邀請諸位前輩、好友、同修,
方便前來緬懷並送別余德慧教授最後一程。
時間:2012年9月21日(週五)下午2點整。
地點:慈濟大學 人文社會學院2H120演藝廳(花蓮市介仁街67號)。

慨歎良師驟然殞落,唯願益友精神長存!

最後,深深祝福各位前輩、好友、同修,
平安、健康、喜樂。

顧瑜君 暨 余德慧教授治喪小組
謹識
2012年9月10日

治喪小組聯絡人:李維倫0936-158-898,余安邦0935-339-918。
生命夢屋部落格:http://yeeder.blogspot.com
Facebook紀念專頁:http://www.facebook.com/yeederyu

(註:婉謝各界致贈奠儀、花圈、花籃等等)

(請點圖放大)


(這是另一份來自海風的邀請,請點圖放大)
追思會邀請文(海風)


48 則留言:

  1. 敬愛的余老師,
    得知您安詳捨報,
    心中雖有萬般的不捨與哀痛,
    但學生深信,現在的您,已在佛國的淨土,誠如老師生前所說的:「死亡可以不是悲劇而是恩寵」!

    感念您的教導,
    南無阿彌陀佛…。

    回覆刪除
  2. 拿起黃色疏文,寫著:祈願......,
    迴向余德慧生於...,歿於民國...,
    怎麼也無法接受,"歿"??????
    真希望是我兩眼模糊、更希望我是在作夢;

    師恩難忘、師情永存,
    感念您,我敬愛的老師!

    回覆刪除
  3. 因為生死有別,生命有極限,精神才顯無限。
    提醒我,當下即如天堂。
    愛人要即時,行動要展現。

    請問大家意見,我做了一些白玫瑰及想紀念老師的文字,想到靈堂和余老師說說話,本週方便去拜訪老師的靈堂嗎?還是要靜等公開告別式呢?

    不知是否會打擾到顧老師休息呢,是否要先打個電話?或如何告知,因為我沒有老師家的聯絡方式,不知直接去按門鈴,擔心是否會太魯莽。

    請各位愛余老師的學長姊或學弟妹,給我一些意見,感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們將的舉辦一個追思會,詳細時間與地點會再公告。

      對余老師的追思就請放到這個部落格上,PO文方式也會再公佈。

      諸事繁屬,時間上若有延宕,請見諒。

      刪除
    2. 真的謝謝您的關心。您可以直接與顧老師聯繫。目前家裡都有學生們以及幾位老師們持續陪伴著余老師,您可以直接將白玫瑰送來余老師家中。若您需要顧老師的電話,請您與我聯繫(fieldworker@gmail.com)。再次感激!

      刪除
  4. 給慈藹的余老師:

    雖然只有親身參與過您的生死學課程,
    但您的身形,笑容、諄諄教誨都依稀現於眼前,
    "死亡乃是下一段旅程的開始",
    希望您帶著我們的祝福,告別這個紛擾的世界。
    感念您永遠的余老師。

    回覆刪除
  5. 大師殞落,精神長存
    20120907,余德慧教授病逝
    (1951年1月10日--2012年9月7日)

    今夜,難眠。懷著沉重的心情,向各位報告一個令人難過的消息。

    我們的老朋友,我最敬愛的余德慧教授,已於9月7日(周五)晚上八點左右,在花蓮慈濟醫院的安寧病房安然過世。他的妻子顧瑜君教授,在病榻前陪伴兩個多月,全心照顧,值此生離死別,自是悲慟不已。

    在與糖尿病共處數十年之後,余教授的身心終於無法再承受病魔的強大力道,抵抗力日益衰退。終至泰然面對臨終時刻,住進安寧病房,懷抱康復的希望,也接受無法治癒的結果。

    瑜君依照余教授多年倡導的「柔適照顧」,排除各種困難,用柔適的方式照顧虛弱的丈夫,使余教授得到最有尊嚴的身心照護。

    多數的我們對於臨終或死亡是陌生的,害怕的,但是余教授專研生死學與臨終懷,他深信,死亡可以不是悲劇,而是恩寵。

    臨終過程最能體悟靈性的意涵,死亡時刻最能感受慈悲與智慧。

    臨終前,余教授充分浸潤在靈性恩寵之中,身心靈歸返存有之光,安然而逝。

    一如他最珍愛的一本書【好走:臨終時刻的心靈轉化】,The Grace in Dying,恩寵而逝。

    余德慧教授 (1951年1月10日--2012年9月7日)

    慨歎大師殞落,唯願精神長存!

    深深祝福各位前輩、朋友
    珍惜家人,平安健康

    桂花 敬上
    2012年9月8日

    回覆刪除
  6. 謝謝您用生命指引著我們,祈願您在另一個存在空間安祥自在。

    回覆刪除
  7. http://tw.myblog.yahoo.com/an0955784748/article?mid=5715&prev=5717&next=5713,這一篇是許禮安醫師寫在部落格上的,會考慮開個另外的文章分類「懷念文集」之類的,放上不同人寫的悼念文章嗎?

    回覆刪除
  8. http://miakid.bluecircus.net/archives/diary/post_510.html,這是另外一篇。可以參考放入。

    回覆刪除
  9. 有幸在十九年前大一時上過老師一年的課。內容雖早已忘記,但老師的學養和讓人如沐春風的胸懷,仍點滴在心頭。悼念余老師,願老師好走、此後無罣礙煩憂。

    回覆刪除
  10. 跟其他夥伴不同的,是我一直留在花蓮。但是我卻沒有因此而走入心理所或是宗教所這個圈子,而是一直被那個圈子所拒絕。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拒絕,我反而日漸茁壯。到那晚我才明白,原來在那拒絕之下,藏了多少的關心及期待。雖然老師您在我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開始啟程時離開了,但我會更加堅定自己的路的。再次謝謝老師。

    回覆刪除
  11.   住院兩個多月後,老師在午夜時分回到家,臉色很不好,還留著一點拔管後的印子,但除此之外表情安詳,就像平常睡著的樣子。
      夜裡守在靈前盯著老師的臉看,看著看著就恍惚了,一會兒感覺他在皺眉,一會兒又像眨了眨眼...幻想著老師忽然爬起來嘲笑我,或開始說起他親身體驗到的死亡,跟我們說「其實,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
      反正,就是懷著一線希望,好像他會忽然起來嚇我們一跳,所以,我就準備好了不要被他得逞,準備好對他說:我一點也沒被你嚇到...。
      可是,等了一夜也沒等到他起來。然後,第二天上午,冰櫃送來了,要把老師的肉身放進去了,最後的一絲期待也破滅,我心裡有一個東西碎掉了...
      再不願意,也被迫面對事實了,眼淚,第一次滑落下來...

      死亡是安全的。

      但是,老師,我想聽您親口說這句話...

    回覆刪除
  12. 謝謝設置這個網站。剛搬家,家中書架猶空,沒有老師的書在身旁。得知老師過世,只能不斷回想過去他的話語,或者上網搜尋他的文章或身影來追思。

    師母瑜君,請多保重。老師有你陪伴是很幸福安詳的。

    玟靜

    回覆刪除
  13. 半夜還是睡不著。
    這幾天像上癮一樣不斷蒐尋文章閱讀留言,就像是想要把不同人眼裡的余老師記憶剪影,重新拼回一個有溫度的活生生的人,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一邊掉眼淚一邊再度想起老師幽默的笑語,然後跟著笑出來。
    老師,離開花蓮以後,我開始長得歪來扭去,因為花蓮的一切都跟西部的世界有太大的落差,離開花蓮的時候,我還不夠勇敢,雙腳站得還不夠穩。
    離開花蓮以後,我才明白踏進諮商這圈子的最初,我受的是甚麼樣的教育​,這樣的教育讓我對所謂的專業有嚴重的適應困難,但也讓我難以對之妥協。而來自花蓮的養份,仍舊持續從我少少的閱讀中,努力汲取。
    但也因為離開花蓮這個機緣,雙腿曾經摔斷,所以現在的我比過去勇敢,比過去健壯,不再畏縮。以前面對老師,您是神一般的存在,我的頭不太敢抬起來。
    我在嘉義的某些時刻,曾經從您口中聽來的那些令我動容的隻字片語,當我有機會對別人說出來,我看見別人眼裡也同樣泛著淚光,全場一​片靜默,因為您有能力說出人們心底無法被人瞭解的幽微心思,而且扎的那​樣深。
    您真真確確是一位古老的詩人。
    而詩人的智慧由人類所共享,即使人們未曾有幸成為您的門徒。


    哀哭的依然哀哭。

    我會更專注的往前走,因為您已離去,
    從此以後,我會越來越強壯。
    在我的位置上,複誦您的詩句。

    映嫺

    回覆刪除
  14. 昨天是一次沉重的花蓮行,老師,妙妙來看您了…。

    一下火車先至宗研所,經過老師研究室,站在外面望了許久,一如往常的平靜,彷彿老師在裡面看書。試著想伸出手去敲門,但我怕沒人應聲,而再度失落。

    到了老師家中,看到許多前輩,感覺像是在辦一場研討會啊!可是「生命講堂」後方冰櫃中躺著的卻是老師的身軀!

    老師,真的是您ㄋㄟ!誠如所長所言:「見您如一尊古佛,吉祥安臥,兩眼垂簾,微合而閉,端肅溫潤,嘴角間鉤勒出的線條,透露著堅毅自信。吉祥安臥,果如古佛!」

    對!老師都已超越生死,我更要把握現有的生命,過好每一時刻,並將老師的精神傳承下去

    回覆刪除
  15. 窗前,插上純淨的百合,遙念小余老師。

    月刊幾年,能夠親炙您,是多美好的福份。
    讓我邏輯慣了的腦袋,偶爾能轉一些彎,探見理性邊緣的混沌風景。

    而這混沌,常隨著您層層解析,有時如霧裡觀花,聽者也沒有大明白,卻很享受那別緻有味的切入點。有時跟得上,就有瞥見大片花田的樂趣。

    小徑迴幽般的演繹,這獨特的余氏語法,何時再聽見?
    那一邊小步繞行,一邊追著思路的專注眼睛,以及靈光閃起幽默,連自己也憋不住笑的丰采,何時還得見?
    那玩笑中的「小魚」,何時再署名?

    敬愛的朋友,感謝您多年提點。
    祝禱一路遠行,安和自在。

    慧卿

    回覆刪除
  16. 幾年前邀請余老師到宜蘭演講.自此改變我的閱讀方向與心理治療的內涵.也重啟我對現象學的研讀......這些年.余老師的著作一直陪伴著我度過無數心理治療最煎熬的瓶頸.也不斷讓我提升與突破...就在今年底與精神部正在討論是否再度邀請余老師前來宜蘭演講.卻倏忽得知此惡耗.....願.我們仍能堅持這條心靈聊遇的路.我一直記得余老師跟我說的.兩個人遇見了.聊一聊.逐漸成就一條心理治療的旅途....

    回覆刪除
  17. 余老師,

    只在臺大時上過您的普通心理學,當時很多東西似懂非懂,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很多知識其實是在不經意間從您那裡學來。希望您可以在另一個世界裡安適地休息。

    伯楨

    回覆刪除
  18. 夜深,難眠。反覆讀著生與死的交媾,對毀敗的必然性仍耍賴地爭辯,唯有安歇,存有不再狡獪地顯現,我才能不再對余老師的遠行,耿耿於懷。

    回覆刪除
  19. 生活調適愛心會理事長蔡香蘋2012年9月14日 上午11:14

    每個時代
    總會有一些知名的 或無名的英雄
    在自己擅長的領域 努力創建 撒播某種新的思想
    影響著這個世代 或代代...

    余教授即是之一

    他的天命完成後
    這趟人間之旅暫時休息
    等待下一趟

    我們說是哀傷悼念他
    不如說是含淚歡送他------

    回覆刪除
  20. 思念 余老師

    幾年前余教授開始支持園藝療癒力的推廣,
    讓我很意外,居然會有心理學大師"撩"下去,
    這個種子未來一定會開花結果,
    請 顧老師 接棒繼續 "余花園" 開拓,
    造福鄉間鄰里...

    花蓮黎明教養院 林木泉

    回覆刪除
  21. 感念老師對社會的貢獻和關懷,相信仍有許多人還未知老師過世的消息,不知能否請媒體記者們幫忙,讓更多人有機會來送老師ㄧ程,表達對老師的感謝。

    回覆刪除
  22. 有機會當余老師的學生是一份恩惠; 儘管只是那幾門大學部的課。回想起來, 25年前老師授課的風采依然歷歷在目。
    本以為可以明年一月來台時順道拜訪, 原來我早錯過了時機。
    相信老師的研究已感悟不少人, 步你的後塵, 讓你的洞見繼續散播、發揚。因為你的「道」已化成肉身。
    我相信永恒: 當我們再一次捧讀您的作品時, 我們彷彿又看到聽到老師的音容, 與老師的精神交會、默契。
    老師, 我知道: 我會再見到你!

    許德謙
    香港沙田道風山

    回覆刪除
  23. 1992秋, 幾個讀台大心理的我們, 敲了余老師辦公室敞開的門, 問他是否能帶我們的「佛洛依德讀書小組」。 還記得老師看著我們這幾個小毛頭, 微笑問: 「你們真的想讀書嗎?」

    之後那些圍坐在老師辦公室裡, 跟老師學胡賽爾, 海德格的日子, 是我大學生活裡最具挑戰的課程, 也是讓我感到最接近關於人的學問的時光。 謝謝老師的啓蒙, 感念師恩。

    王素華
    UC, Santa Cruz

    回覆刪除
  24. 【20120913-來自挪威的悼念-- Halvor Eifring 艾皓德, PhD】

    親愛的桂花,

    謝謝你想到將此一信息寄到遠方的我。我大概有十年沒有見到余德慧了,現在再也見不到了。這幾年都聽你描述他的身體狀況,但一直都還是沒有想到他會走得這麼 快。面對死亡問題我們好像都很容易逃避現實,假裝自己和別人都會永遠在。

    你也知道,余德慧對我的幫助很大,我1985年第一次在台灣舉辦雅肯靜坐的演講和課程都是他幫忙安排的,那時在張老師月刊刊登關於雅肯靜坐的文章以及後來通過張老師文化--和你!--出版《享受寧靜》,也都是在他的幫忙和安排之下。所以我在台灣這幾十年的一個主要的活動都是因為他才成形的。

    我見過他太太,但不熟,如果你覺得妥當的話,可否麻煩你將此信轉寄給她。希望她在悲傷的同時也慢慢能安然接受此一事實。

    祝 平安

    皓德
    ------------------------
    Halvor Eifring 艾皓德, PhD
    Professor of Chinese
    Dept. of Culture Studies and Oriental Languages
    University of Oslo
    P. O. Box 1010 Blindern
    NO-0315 Oslo, Norway
    Tel. +47-22857703
    Fax +47-22854828
    E-mail halvor.eifring@ikos.uio.no

    回覆刪除
  25. 張老師月刊創辦者余德慧辭世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2012.09.15 12:15 am

    「張老師月刊」創辦人、心理學者余德慧,9月7日晚上8時24分於花蓮慈濟醫院安寧病房過世,享年61歲。親友定9月21日下午2時,於慈濟大學人文社會學院舉行追思會。

    余德慧1951年生於屏東潮州,台灣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曾任台灣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張老師月刊總編輯、東華大學臨床與諮商心理學系創系主任、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

    1990年代,余德慧看出心靈學是未來趨勢,九二年與其師楊國樞教授在台大合開國內第一門「生死學」課程,大受歡迎。

    余德慧也是台灣首本人文心理雜誌「張老師月刊」的創辦人。擔任總編輯期間,他開創新穎的本土心理學研究領域,其為月刊撰寫的刊頭文章,以優美文筆抒寫生死、宗教等心靈議題,集結為「生命夢屋」、「生命宛若幽靜長河」等書。

    他同時擔任張老師出版社總顧問,引進「金賽性學報告」、「海蒂報告」、「前世今生」、「西藏生死書」、「清貧思想」等書,本本開創話題、引領風潮。

    2000成立的心靈工坊文化公司,余德慧是催生者之一。他擔任心靈工坊諮詢顧問召集人,將國外身心靈整體療癒的觀念引進出版界。近十餘年來,余德慧專研生死學與臨終照護、宗教療癒,主持「人文臨床與療癒研究室」,出版「生死學十四講」、「生死無盡」等書。

    ●好友為余德慧架設紀念網站:生命夢屋(http://yeeder.blogspot.tw/),歡迎讀者前往留言。

    【2012/09/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張老師月刊創辦者余德慧辭世 | 生活 | 即時新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9/7364618.shtml#ixzz26X1F2FVt
    Power By udn.com

    回覆刪除
  26. (徐達代貼)
    敬重的余老師: By 玉娥
    去年去花蓮看您,沒想到竟是永別,
    這些日子心一直被傷痛糾結.
    想再也無法和您討論研究,生活和工作的
    點滴了!
    感謝您過去的指導,釋疑.
    如今您的肉身雖已崩壞,但您默會的語絲
    卻依然深扣心底....
    彰顯著您永恆的存有.... 謝謝您!

    回覆刪除
  27. (徐達代貼)
    *
    我懷念老師(by 黃apple)
    *
    對老師印象最深刻ㄉ話: 妳們 真ㄕ 老氣
    ( 沉默 )
    就像一ㄍ人 在自己ㄉ房間 寫作 不受干擾 老師 好像總ㄕ 自言自語
    因為 我ㄕ 保持 高貴典雅ㄉ姿態 不輕易開口說話ㄉ
    腦袋空空 要說什麼
    書有買 談Frued 拆解Frued 所以 不ㄕ 精神醫學 ㄕ 哲學 看了 1ㄍ月 沒有感覺 從此中斷 我還特別選擇在椰子樹下閱讀 結果沒有ka老師有同樣ㄉ喜悅
    聽老師說就好了 老師看過書本 在來告訴我
    不必看 書本ㄉ歲月 ( 也不知道 賴和 喬治柯爾 流氓教授 )~~ 很幸福 甚至也沒有考試 報告? 筆記 都不需要
    我很專注ㄉ聽講 絕對不會 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 體力自從高中開始衰退 ) 自動自發ㄉ去上課 連續7年
    老師 也感謝 我ㄉ 忠誠心意 分配給我 你喜愛ㄉ文章 : { 兒童ka他人ㄉ關係 }
    現在 我不害怕 創造 自己ㄉ理論 就ㄕ 開口說話la 也認為 聽取別人 說了在多次 也比不上 自己ㄉㄧ句話語 很習慣 自己 獨一無二ㄉ特性
    要 偷偷告訴你 出現在 我夢中ㄉ你 :
    < siongqr >
    Hitle tenzukaodo e suze si zukak , dakke daodin si ve lai tiä batlang e jitsuyavang .
    Gua e brkr siong vr jinzin , ve gen kong e quan kr vr zr kilok .
    ........Lin long lai BinDong cittr , Gun zrhue kiä di kealo , quä lang ve cai , di caicixa ciü sääqo , qeqeqeh e lang .

    回覆刪除
  28. 哈囉余老師:

    您走了是吧?即使您病了很久,但是這消息還是很震驚。這兩個暑假特別想去看您,更想把自己學的靈氣用在您身上,讓您感受到宇宙之愛。總以為,您還會等著,快馬加鞭的要去倫敦學在連結療癒,沒想到還沒啟程,已先傳噩耗。9/21您紀念會的同時,我正好人在倫敦開始另一個屬於自己的療癒師Journey。

    謝謝您帶我進入本土心理學的團隊,讓我可以展開更多觸角與思維。您是我見過最「怪力亂神」的老師,哈哈哈,這樣說是恭維啦。這樣的怪力亂神,其實給奉西方科學為神祉的心理學與其他學門帶來「光」,照見西方論述落到東方的窘境。而這使得您在台灣心理學的位置更形重要。假如沒有您,唉,台灣心理學這三十年應該是很寂寞的。更高興您這幾年造就了更多「反骨心理學家」,給台灣本土心理學有自己論述的可能。

    最後的日子,每每為您送的遠距能量都熄滅了,即使您的高我仍然回應,但是知道您的身體已經預備好死亡,甚至您有覺識的自身已經預備好死亡。在死亡裡,痛苦就被超越了,再到另一個新生。

    您過世那天,睡夢中模模糊糊看到您,還是一樣緬靦的笑容,知道您已經走了。朋友間接受惠於您的也開始幫您做七七四十九天的超薦,相信您正與死神促膝長談,那是屬於您靈魂的功課,可惜我們無緣聽見您對談後的新領悟。再見了余老師。一路好走。我也將啟程了。


    桃子

    回覆刪除
  29. 該來的總會來,該走的還是會走!
    請您隨意吧!

    回覆刪除
  30. [徐達代貼]

    以這首 歌送別余老師 --- 蓮

    送別

    作詞:李叔同(弘一大師)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扶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余歡
    今宵別夢寒

    回覆刪除
  31. 多少時候,你會被人親切地叫著某種名字?
    當我被學生稱作「老師」之後,使我也注意到我一輩子都稱他做「老師」的人。
    我總是覺得「老師」是個親切的稱呼,有多少好老師在背景裡造就我這樣的感覺——在這背景的情份裡有著「曾經在一起」的呼喚。
    ......叫一聲老師,就有這麼個傻味道。

    --余德慧、李宗燁,〈輕輕呼喚你的名〉《生命史學》,心靈工坊,2002.12.12

    今天,2012/09/21的下午兩點,
    也就是的這一片刻的時間,
    是余老師親身在這人世間的最後一堂課,
    一整天都很想,很想拋下一切,驅車前去…聽課,
    但我的這個「稱謂」,
    讓我無法離開此時此刻此地的教育現場,
    一聲聲稚嫩又親切的叫喚、詢問,
    這個重要日子裡,
    基於職責,也基於關愛,
    必須與叫我「老師」的他們…「在一起」。

    舉起一杯黑咖啡,
    遙祭我的知識與生命之啟蒙老師~
    不在您的墳前,哭泣,
    而是以恩寵的心境,緬懷在記憶中的您。
    呵呵~
    那個伸著頸子,拿著放大鏡,
    細膩地看著我常是不成形體的論文稿件的...您。

    謝謝您,小余……
    教我明白了所有生命的厚重感,
    原來是潛藏在自身生命經驗的歷史中,
    生命閱歷,讓自我蛻變成長,
    也增強能量,成為一個幫助別人的人。

    這一片刻,
    我在天龍國的二格山系,
    靜默地聆聽著…「小余的最後一堂課」。
    mms://netlive.ndhu.edu.tw/yeeder

    via~青青

    回覆刪除
  32. [徐達代貼]
    小余:十五年未見,
    你駕鶴杳杳,
    遙遙敬你,
    我的第一個老闆,
    年少時的啟發與戲耍歷歷如昨,
    僅以華茲華斯的詩送你遠行.

    波波

    「眼睛-生來要觀看宇宙萬物,
    耳朵--無法不時時聆聽四方;
    永遠有敏銳感覺,是人的形骸,
    不論身在何處,不論想或不想。]

    2012年9月21日下午4:57

    回覆刪除

  33. 1.余老師到住院前一天都還在為學生口試,熱愛教學的他、總有源源不絕理念與滿腔熱情要傳給後輩。即使拖著疲憊身軀,老師仍抱病於家中上課,名符其實的「臨床」教學。
    有次和老師約時間詢問如何找paper,老師請我直接去研究室找他即可。未料老師正換藥水沒多久(洗腎),眼睛疲累緊閉,蜷曲著背,靠在半躺椅上,耳朵卻精明又耐心,聽著我結結巴巴的說。老師準確回應:「小湯,你不必把最前面幾十年前的理論都拿來念,你這樣會累死」。
    的確,雖我用的心理學理論教科書,與美國頂尖大學同步,但我英文程度及文化背景未同步。
    余老師開示:「建議你從學生的中文碩士論文開始念」,接著老師運用打開電腦,直接載了幾篇碩博士論文,E到我的信箱,並囑咐我唸完再和他討論。有陣子我常蹺課,巧遇余老師牽著狗兒子皮皮,在人社院散步。
    他說:「小湯你最近在幹麼?比較少看到你來上課」
    我:無言。(心虛不已)。
    老師:「希望你多唸點書、寫點東西整理自己吧。」
    我感受到既慚愧又扎心。
    余老師總是用他敏銳的覺察力,關心學生感受與處境,並孜孜不倦,展現其創作上。老師曾和我說:「寫什麼、文筆好壞都不重要,只要確定你寫的是真的東西就好。」
    「你可以確定你真心寫的東西,過十年、二十年後還想拿來看看,並相信你真心寫,也可能在無意下,對看的人有些益處。」
    的確,寫一篇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研究報告,怎能期待他人能相信呢?
    若不能以真心為初衷,一切只不過是數字與文字之遊戲。

    2.余老師是先驅者、拓荒者。
    場景拉回九年前,我是個不想考指考,只想脫離台北叢林,自由飛去的高中女孩,穿著向導師借的皮鞋與背心裙,寫了一篇連自己聽了都害羞的自我介紹,到余老師、李維倫老師、林烘煜老師等人面前面試,說我想讀臨諮系。
    余老師眼神犀利但不發一語。
    直到我說我看到某篇「張老師月刊」的文章,主題為「高中學生被升學主義挾制住興趣」云云。
    他披頭就問:「那你呢,有被挾制嗎?」。
    我只傻呼呼說:「應該沒有吧。」
    余老師:「怎麼說呢?」
    很慘的是,我再嚇傻了,再也講不出來其餘鬼東西,因為我僅是反叛鬼,無建設性。
    還好余老師只是微笑,看我這傻子已嚇得半死,鼓勵我幾句,無太猛烈的攻擊。
    直到今天看紀念余老師的文字新聞,才知老師是「張老師月刊」的創刊者,亦為許多資深義張、心理師的訓練者、教授。

    余老師不忌諱將研究觸角,飛入尋常百姓家,謙卑地從各種專業(心理學、人類學、文學、哲學、藝術、實務界……),自孕育我們成長茁壯的親土,尋找療遇的可能答案。
    取經母娘廟的仙女,如何利用傾聽與詮釋,化解人們心中痛苦?
    憂鬱症的語言脈絡意義如何?
    儒家思想如何成為療癒文本?
    古人的離騷與今日並無太大差異?
    研究者自身心中的千千結,他如何解,如何結,如何續?
    為生計出賣靈肉的女子們,在豆乾厝如何活?
    學校為憂鬱症三級預防,為了篩檢而被標籤化的、扭曲化的疑慮?
    如何作可在安寧病房好好活、好好走?
    如何與他者共存,好好陪觀、陪聽、承接?
    學校為何早早設立輔導中心?其中的政治角力?
    神給人們怎樣的寄託?
    教會/寺廟怎麼帶領人歸向正道?
    老師研究求真求實,期許求取之社會、用之於社會。
    如人文臨床療癒室的門牌,這些本該是被世人廢棄的鏽蛀鐵板,雕琢蝕刻後,成為耐人尋味的招牌。

    他期許我們助人者,到了渾身是傷的受苦者面前,不該青澀如青果子酸又硬。心理師告訴個案:「何不這樣作、那樣想呢?」
    這就跟說出「何不食肉靡?」的晉惠帝一樣無良又無知,我開始練習修剪自己的專業本位主義,體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個案,腦袋理解卻身不由己的無奈,並練習陪觀、觸發個案自我療遇的可能。
    3.
    余老師的批判口吻和實踐行動並存,取經舊文化(例:王陽明的中國心學理論、宗教療遇、覺知、內觀)、創立新文化,在多數臨床心理學家,都苦苦追著美國研究臨摹之時。
    余老師從根追尋,揭露了最切身之環境,即為最好的田野場域。
    早在老師在台大時期所出的小綠皮書:「焦慮的意義」裡面解釋了行為技術、交互抑制的理論,教我們如何克服焦慮,此書口吻大致為「那你都理解人的行為是這樣被 制約、形塑了(shapping)、可操作了。那還不練習作,這本書白買了」類似這樣的口吻(書不在手邊,有這本書的人可翻翻)。
    我笑了,看書還要被作者苦口婆心臭罵一番,讀者我只能並啞口無言,心甘情願,余老師早在20幾年前就是如此風格,直到過世前都是如此。
    3.
    這兩週很幸運的,幾乎每天至「生命講堂」聽聽老師的上課錄音檔、體驗誦缽真實的振振餘波,如同余老師講述的宗教療遇、詮釋現象學,餘波盪漾,心波不絕。雖 然這是個嚴肅場合,告訴我們老師的軀體走了,聽著檔案,我還是忍不住微笑,余老師為講述現象學的真,講了顧老師不會講台語,但還是努力學台語,那可愛的樣子:「你先去係,我再去係(台語:洗澡)」。
    今早看見顧老師蓋棺前給余老師的最後一吻,終於感受到老師走了。
    照片上的老頑童俏皮身影與妙語如珠,真實存在,始終如一。

    4.
    若僅可用一字形容余老師,那就是「真」。
    幾個月前,我想將量化研究轉作質化分析,陷入膠著,動彈不得。
    我非余老師正式指導的教授,寫信給余老師,他仍一如往常即時回應。
    聽完我的求學挫折經驗,余老師並沒有像其他關愛我、卻不知如何幫我的親朋好友們,心急的催促我,「不要再陷入情緒捆綁了」、「趕快工作吧!」「快畢業吧、別再混了、過太爽」云云。

    老師無盡涵容回道:「小湯,未料你受如此大的苦,你要老師怎麼幫你,老師都可以,只是老師現在生病,若你方便,請又華帶你一起來我家,我們談談你論文有哪些路可走」。

    我說:「我開始看老師編寫的詮釋現象學、質性科學延究法。」
    余老師:「那些可以都暫時丟掉,現在先寫你最切身的東西,譬如:神在你生命促成的改變。」

    我是個基督徒,從未與浸沉於佛學的余老師討論過信仰問題。
    他的回答展現寬鴻與圓滿。正如生命講堂桌上的耶穌受難十字架、窮人聖母像,並列於桌。
    佛教師父、送缽團、基督徒朋友們齊聚一堂,送老師最後一程。
    老師喜愛的「讚美主」詩歌與誦缽音,同聲悠揚於老師的火葬送行會。

    人文臨床療癒室開張不久,我為追求合法但不一定專業的心理師學分已焦頭爛額,不知去向,我的小腦袋已無暇修余老師的課。
    但有幸成為人文臨床療癒誦缽團隊與無數療癒活動的受惠者。
    那些每週如期舉行、免費、歡迎任何人、精心佈置的人文空間、精心預備的茶點,那些誦缽與靈氣療遇的放鬆自在時刻。
    我只在會後在同學邀請下共吃茶點,我們與余老師圍成一個小圈圈,像私塾般和老師討論靈氣、身體感,那類我聽不懂的神秘話。

    有人幫余老師拍背練習,接著換我接受余老師的拍背,從頸椎到背脊,余老師細細拍,我的背部因壓力長期緊繃,啪啪作響,老師說了聲:「可憐的孩子。」短短五個字,直入心臟,我如實感受到關愛。
    今日與老師的親戚聊天,得知老師居美的兒子和我同年,余師的身影如嚴父慈母般,恩威並具,是可靠又涵容的客體。老師的一生始終如一,燦爛到最後一刻依然優雅,依然真誠活著、坦然無懼。我願意效法他的真,並把愛傳出去。
    生命雖有定期,愛是永不止息。

    學生 湯瑩琳 紀於101.9.21

    回覆刪除
  34. 一篇又一篇讀著生命夢屋裡您的故事,重現著的是老師的生命,像是一本臺灣的靈性心理學史。一直與老師擦身而過的學生,終於在這裡見到您。
    91年畢業之後幾乎少有機會認真讀書,直到98年初再有機會進入學校當研究助理,才再又有機會重拾書本,很幸運接觸到的是宗教經驗這一塊領域,有機會重新細細反芻大學時代囫圇吞下的心理學知識。三年的時間裡,常聽到老師們與研究生們談到余老師,這一位戮力奉獻的師長,我卻在大學時代錯身而過。(當初老師是已經離開臺大到東華任教了)
    多年後才在許多靈性經驗的文獻中找尋老師的思想,但是當時學生的工作內容已經離學術的追求有一段距離了。在婚姻與生產的這些生命經驗中,一點一滴在這個人道主義的環境裡進行一些思索,慢慢養成性格中缺乏的穩重與安靜。工作的最後一年,為服務的計畫在花蓮籌辦研討會,依舊錯過您的風采。離職一年之後,得知您離去的消息,心中同感哀傷,感謝您用生命教導我們、寬容我們摸索著的事。

    回覆刪除
  35. [徐達代貼]
    余老師,
    讓我怎樣感謝您,當我走向您的時候,我原想收穫一縷春風,您卻給了我整個春天。 感謝您的關懷,感謝您的幫助,感謝您對我做的一切,請接受我最真心的祝願:願您與遊神散仙在宇宙中自由自在! 生命中總是錯過許多不該錯過的,總是留不住許多該留住的,但我將永遠記得生命中有段平凡卻又不平凡的相遇! 謝謝您!
    銍宥 敬上

    回覆刪除
  36. 這一生的老師已經多到記不清姓名和樣貌,但總是提醒我要多和自己親密相處的余老師,卻是怎麼想忘也忘不了!

    當您在課堂上用您那直透內心的雙眼看著我說,這你應該沒聽懂吧!我雖羞愧難當卻也鬆了口氣,因為我聽出您說的是關心不是責備!

    但我似乎一直站在很遠的角落遙望著您,仰慕著您,卻自卑著固執的不敢靠近,現在,說什麼都是太晚,也沒有如果了....寫于2012教師節

    回覆刪除
  37. 老師
    教師節快樂!
    有一年從蘭嶼田野回來後寫封很短的信給老師,老師卻很快地回了幾句要我打電話給你,然後你主動地連絡了一位會看命理的朋友來看我~
    那一年我一個好朋友投海,蘭嶼的淒風苦雨讓我更憂鬱,又一直幻想沒被找到屍體的他會不會是捉弄大家其實是躲在蘭嶼過魯賓遜的生活呢..天黑心也好像破個洞,一時衝動寫給老師,不知道老師看見什麼了,竟那麼快回復而且還找了人來看我,謝謝老師,我只是修過你一門課的學生而已,你卻這樣做了,謝謝老師,當我跟你說我想做的題目時,你哈哈一笑說這是死路一條阿~還說想不通的就是你的資產~~~老師教師節快樂!

    回覆刪除
  38. 哈囉余老師:

    我從倫敦回來了,學了史上最強的能量療法,可惜無法在您身上試試。不過,您已經撇離肉體的束縛,已經可以直接行走在宇宙光中,百病全癒了。或許,正在試著自己的新翅膀,到處自在飛翔呢?

    死亡是個家園(home),早在我們深層的意識裡存在著,在那裡有卸下此世繁瑣的安歇。死亡也是個祝福,經此身體給出了永生的靈魂,轉度到另一個新生之中。恭喜您,完成生命功課,得以踏步離開了。

    看到您追思會的照片,每張熟悉的臉都老了些,最心疼顧老師。過些時候等大家都散去的時候,會去看看她。再見了,余老師。


    桃子

    回覆刪除
  39. 張老師月刊長期讀者2012年11月13日 上午2:25

    我1986年開始訂閱張老師月刊,與余先生同年.
    很感慨他那麼早就走了.
    為他在離開前的病痛折磨而難過,
    也為他在病中有那麼多人對他的關愛而感動.
    這一切....是幸? 是不幸?
    人生真的很難說.

    張老師月刊長期讀者

    回覆刪除
  40. 余老師:

    您的著作
    陪伴我度過生平以來最黑暗的日子
    也引領我用更健康踏實的態度面對來日人生

    您的文筆活在我的心中


    Charles Wang 2013 1/31

    回覆刪除
  41. 老師

    我還是很想念您,老師您在天上看著我這個學生又在這忙碌著尋找"意義",或許會笑我吧!因為我老是被"意識下創作意義"的框架所蒙騙,我總追隨著那些影子,或許就是需要在現實與虛擬間才有可能走出一條灰灰暗暗的道路。老師您呢?在那好不好?

    回覆刪除
  42. 老師 我想念您。站在松樹下想念...

    回覆刪除
  43. 老師
    我想念你。今天立冬。
    這時的你是不是在天堂的哪處散步,曬著太陽?
    還是嫌太熱,要找個晚間月亮高掛的時候繞繞...
    我很想念你,在異鄉想念你說的閒散。

    回覆刪除
  44. 老師 明天教師節。老師教師節快樂,希望您可以在遠方一樣看護我們。老師 我好想您。 小草

    回覆刪除
  45. 老師 聖誕節快到了
    你喜歡這個日子嗎
    有回煮了怪怪的紅酒燉牛肉...
    沒人敢應聲。
    這是我很喜歡的日子...
    想念你煮飯的樣子 小草

    回覆刪除